想不出名字啊啊啊哎

【kylux】雀斑和痣

两个人的小打小闹ˋ▽ˊ

“你真的以为第一秩序没有你就不行了?!我实话告诉你,你简直就像你脸上的那些雀斑一样多余又碍眼!”

这句话太过分了,凯洛伦想,他即便再生气也不能说这种话,这实在太伤人了,但在这次的争吵中甘拜下风实在是让他有些失去理智。他为自己过分的指责找着借口,同时又抬着眼观察着赫克斯的表情。

他注意到赫克斯的表情果然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凝固了,但紧接着他便笑了,气笑的。尽管是因为气的,但这一刻真的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放松了一些,就连头发好像都比前有光泽了,这甚至让凯洛伦觉得此时的冲突开始变得不那么尖锐。

但紧接着从他嘴里冒出的刻薄又轻篾的讥讽彻底让凯洛伦相信之前的松动不过是错觉。

“哈!我真是不知道你怎么好意思这么说我的!照你这么说你脸上的痣就像你自己一样,又没用又喧宾夺主!”赫克斯说完便转身走了,转身时掀起的衣角仿佛随着那些因争吵而被他丢弃的敬重一起砸到凯洛伦的脸上。

凯洛伦站在原地,只觉得没意思,其实本没有必要搞成现在这样,这件事本来从一开始就不是什么大问题,甚至都不算是个事儿,他都忘了究竟是怎么吵成这样子的了,而且他不该那么说他的将军,凯洛自己也清楚,第一秩序上上下下基本上都是由将军打理,他于情于理都不应该这样对待这样一位功臣。

“或许我应该给他道个歉?”

凯洛伦被自己的脑中蹦出的想法吓了一跳,他揉了揉脸,打算把注意力放到别的地方去。

只是天不遂人愿,自打这个念头产生以来就仿佛狗皮膏药一样黏在了凯洛的脑子里,黏得他心烦不已,憋屈得不得了。他试图通过冥想来改变这个状态,只可惜屋漏偏逢连夜雨,由这个念头衍生出的新的想法又开始折磨他,这些新的想法让他开始愧疚,让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无理取闹的人。这些念头的产生让他烦躁和恐慌,他甚至觉得这是光明面的召唤。

“都是光明面的错!!!”他搂着他姥爷的头盔在心里大喊。

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凯洛终于屈服在“光明面”的淫威之下。他半夜就来到了赫克斯的门口,直接用原力扯开门。门因暴力的摧残而发出了响亮的呻吟。巨大的噪声将赫克斯从沉睡中强行拽了出来,他从床上坐起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直到他抬起头看见站在他面前的凯洛伦。

眼前的赫克斯是凯洛伦从来没有见过的:他的头发散乱的搭在额前,不像平日里那样用发胶弄得那样平整光滑;脸上的表情也从一开始刚惊醒时的恍惚变成了惊恐最后又成了现在的无措,他平时一天里的表情变化都没有现在的这么丰富;而且现在他身上只穿着睡衣,被子也还盖在他腿上,相比之前包裹在军装下的赫克斯,现在的他变得更单薄也更柔和,看着比平时更招人待见了。凯洛居高临下的看着赫克斯,任由他自己的思绪如同脱缰的野狗一样越跑越偏,突然他记起了此行的目的,于是他将拳头抵在嘴边,清了清嗓子道:

“我是来给你道歉的,将军。”

他看着赫克斯一脸茫然的表情觉得有点无奈:

“是关于昨天雀斑的事,我…我不该那么说你,我对此表示抱歉。”

他顿了顿,又接着说:

“而且我刚刚不该那么大声开门,我应该轻点。”

凯洛说完便继续看着赫克斯,他盯着他的眼睛,希望在那双眼睛里看出一丝原谅的痕迹。可惜的是,他只看到先前的茫然无措变成了难以置信和愤怒,接着他便听见将军几近崩溃的大喊:

“我的天呐!你半夜把我吵起来就是为了说这个?!你可真行!”

紧接着将军便重新钻进被子里,还不忘把被子蒙在头上

“我真是服了你了——”

凯洛觉得有点尴尬,他觉得将军肯定是没睡醒,不然哪有胆子跟他这么说话。凯洛不是没想过用原力掐他,但毕竟他是来道歉的,他不希望自己好不容易拉下脸来道的歉失去它原本的意义,他可不想再道歉了,这种做法简直让他浑身不舒坦。

赫克斯蒙着头继续睡了,看他睡凯洛也觉得有点困,但他在没解决完这件事前并不想回自己的房间,便把桌前的椅子拖了过来,坐在他床边开始打盹儿。他希望明天一早能彻底解决这件事儿,虽然他不知道还能怎么办但现在的情况绝对没有达到他的预期。

这个小插曲并没有让赫克斯陷入让混乱 ,他觉得这只不过是一场梦,直到他被闹钟叫起来的时候看到坐在椅子上的凯洛伦——

赫克斯顿时就清醒了,他承认,这比用一大盆凉水把他浇醒更管用,还更刺激。他现在完全僵住了,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赫克斯完全没想到凯洛在道完歉后没走还在这坐了一晚上。他想了一会,决定当自己没看见,直接去洗漱,然后趁他没醒赶紧离开。

然而赫克斯的脚刚一沾地便看见凯洛伦悠悠转醒…老天啊他真的想不出来有什么能比现在这种情况更糟糕的事儿了,这比两个炮友在第二天早上起来大眼瞪小眼的情况还要糟,毕竟要真是炮友至少昨天晚上他还能爽一把,而现在这种情况真的是除了尴尬与惊恐外什么都不剩。

…赫克斯就这样一边在脑子里跑火车一边盯着这个尴尬的源头。他看见凯洛伦揉了揉眼睛,紧接着他就听到凯洛伦的带着厚重鼻音的声音:

“还是关于昨天的事,我很抱歉,我不该嘲笑你脸上的雀斑。”

“呃——这个…我昨天也不该那么说您,最高领袖……”你别说了赶紧走吧…

“嗯——”凯洛伦点了点头,接着说:“我昨天也不该这么晚过来打扰你。”

“啊——这,这没关系的,最高领袖,这不要紧。”我的天我真的原谅你了你饶了我吧!

凯洛站了起来,接着点点头。他对这个结果很满意,这意味着他不用再受那些狗屁情绪困扰了,这事儿在他的脑子里算是了了。他又看了眼赫克斯,赫克斯依旧坐在床沿儿上看着他,目光充满审视的意味,头发依旧乱着。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赫克斯,昨天晚上看得也不真切。他想,还是这样的更好,于是他将手插进了赫克斯的头发里揉了揉,便心满意足的走了,只留下一个还沉浸在震惊中的赫克斯。

凯洛伦走到门口时就停了下来,他拍了拍门,对赫克斯说:“我昨天晚上用力大了点,门有点变形,你得找人修修。还有如果你想要个炮友的话我说不定可以满足你”他指了指脑袋“我能听见你在想什么。”说完这句,他便彻底消失在门口,没有给被惊讶与愤怒淹没的赫克斯一点辩驳的机会。

“你在想什么!那不过是个糟糕的比喻!”

是的,不过谁在乎呢~ᕕ( ᐛ )ᕗ 

—·END·—

kylux


B kylo ren

A hux

ˋ▽ˊ关于两人掐架的

他们又吵起来了。

但这次比以往要糟糕的多 ,从凯洛伦抓住赫克斯的侧脸并猛地把他砸到屋内的墙上的那一刻起,事态就不像之前一样处在可控的状态了。

“你应该学会尊重我,婊子。”

这不是赫克斯第一次当着下属的面讽刺凯洛伦了,他觉得有必要教会这个贱人学会尊重他,无论是在公共场合,还是私下里。

凯洛伦将手慢慢地从赫克斯的侧脸滑到他暴露出来的脖子上,他的将军需要一点惩罚,以及教训,他想着。

然而在他收紧手指的一刹那,赫克斯突然拧住了他的手腕并猛地将他一脚踹开,紧接着从腰间抽出枪顶住他的头:

“我永远都不会尊敬一个废物!”

赫克斯听见自己咬着牙说,刚刚他的头被撞到了,现在胀痛不已,他强迫自己握紧枪,试图让自己的注意力从胀痛的头部转移到他此时面对的威胁上,然而过于紧张的神经让他的手微微颤抖。

“我需要告诉你你的手抖得很厉害吗?”

伦笑道。这简直荒唐,那混蛋竟以为能用一把枪就让自己吓破胆。然而下一秒他就被Alpha突然释放的浓烈的信息素拍得头昏脑胀——虽然凯洛伦是个beta,对信息素并不敏感,但过于浓烈的气息还是侵略着他的感官,让他难以招架。

那是混杂着血液的海水的味道。揉杂在一起的腥味儿让凯洛伦产生了被海水与死亡的吞噬的感觉,他甚至差点因此而窒息。凯洛伦真的有点生气了,他本来只想给赫克斯一个小小的教训,但下一秒他便感到从头部传来的剧痛,同时脖子也被人掐住,这让他的怒火攀上了顶峰。

“哇喔~看看现在谁才是那个欠教训的婊子?哈?无能的beta——”

这句话从那罪魁祸首的嘴里轻悠悠的溜出来后便猛然刺进了凯洛伦的耳朵里,脑子里,掐在颈部且不断收紧的手更是让他的太阳穴开始突突地跳起来。

因扼颈而产生的窒息感和那些钻进他耳朵里的轻蔑话语在他的脑子里搅作一团,这让他决定用行动告诉赫克斯,谁才拥有真正的力量,谁才是真正的掌控者——

凯洛伦在爆发出原力的那一刻如愿以偿的听到了将军的尖叫,这让他有的惊讶,毕竟凯洛伦从来没有想到这位将军可以发出如此尖利的呻吟。他继续用原力抚摸着将军的皮肤与内脏,努力的探索着可以让其痛苦的方法,并顺便将破碎的求饶与哭喊从那混蛋的喉咙里挤出来

凯洛伦没有因将军的求饶而停止对他的折磨,他并没有因此而产生恻隐之心。相反,在他听到将军的尖锐的呻吟在他的折磨下开始变得破碎虚弱时,凯洛不得不承认,这让他感到兴奋。不过不仅是因为虚弱的呻吟,还有他脸上因痛苦而破碎的表情。

将军大概真的是很疼,他无力的捂着肚子,小声呻吟着。他平日里脸上的那丝薄薄的血色皆因疼痛消失殆尽,只余下皮肤原本的苍白;因痛苦产生的泪水也将他平日里尖锐犀利的目光冲得涣散而无神。毫无意义的音节从他有些干涸的唇中溢出来——这或许是因为他呻吟求饶的时间有些长了,平日里他的嘴唇并不是这样的,应该要比这好的多……凯洛伦静静打量着瘫倒在地上的alpha:刚刚的凌虐已经将alpha平日里坚硬的外壳尽数击碎,只留下柔软的内里。

他终于由此感到了一丝满足,于是放轻了折磨的力度,同时手也抚上了将军脆弱的脖子,轻轻地磨搓着,接着他挪开赫克斯捂住腹部的手,小心翼翼地为他揉着刚刚保受折磨的脆弱的部位。这时的凯洛伦看起来格外的温和,仿佛他并不是一切的始作俑者,而是一个体恤下属的好领导。

“我想你大概应该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吧,将军?”

他感到赫克斯的呼吸因为这句话停顿了一下,随后他的眼睛动了动,瞥向他的脸——赫克斯在瞪他,只可惜赫克斯眼里的水光还没有散去,眼睛和鼻尖也还泛着红,这样的瞪视一点效果也没有,反而暴露出他自己被欺负狠了。

然而最终赫克斯还是张开了嘴,从喉咙里不情不愿地挤出来顺从的回应:

“……是的,我明白的…最高领袖……我不会再像…再像今天这样忤逆您……”

他当然不想这么说,但他仍然感到凯洛伦依旧在用原力抚摸着他的内脏,虽然不像之前那么疼那么难受。赫克斯觉得自己的身体实在是无法再继续经受这样的凌虐了,他需要让他停下来,让他放过他,哪怕只有一会也好。

这句话还是很奏效的,凯洛伦彻底停止了对于赫克斯的折磨。但他依旧为赫克斯揉着肚子,好像真的很在意他先前所经受的痛苦。就这样过了一会,凯洛伦扶着赫克斯的肩膀让他倚在自己的怀里,随后将仍有些脱力的将军抱起来,放到了里屋的床上。

“即便是alpha又如何呢?”

他抚着赫克斯的脖子,丰厚的嘴唇贴近他的耳朵:

“你看,无论是关于权力还是单纯的力量,我仍可以在任何情况下压制你,将军,只要我想。”

温热的气息扑在赫克斯的耳朵上,这让他轻微的瑟缩了一下,然而随后落在上面的,是一个温软轻柔的吻。

赫克斯愣了一下,紧接着垂下眼帘,摆出一副顺从的样子,但他们都知道,这一切还远没有结束。

end

gg的糟糕直播2

瀚海银沙:

我已经不知道我在写啥了,就这样吧……




邓布利多发现格林德沃有毒。


证据就是他又点开了大魔王的《糟糕魔法史》直播。


“中午好,各位,今天你们又没有好好上魔法史课吧。”


邓布利多提醒自己一定要记得写信给德国魔法部控制格林德沃的减龄剂供给。


“今天这堂课要用到些道具,所以……”


格林德沃挥了挥手,桌上出现一只做工极其精美的三桅帆船雕塑,即便在纽蒙迦德昏暗的光线下,雪白的船体也仿佛发出晶莹的光彩。船头的海神雕像右手高举三叉戟,长发飞扬,身后桅杆上风帆张满,旗帜飘扬,给人栩栩如生的乘风破浪之感。


[好漂亮!我也想要!]


[这是哪儿买的?]


[我在对角巷买的完全比不上这个啊!]


只有邓布利多第一眼注意到了海神的脸,顿时发自内心深处的涌起立刻去纽蒙迦德暴打格林德沃一顿的欲望——尤其是格林德沃正笑的得意洋洋,似乎他知道邓布利多正在看他的直播一样。


“是的,我知道。”


什么?


邓布利多吓了一跳,回过神才发现格林德沃带着懒洋洋的微笑注视着镜面,在和观众们互动——也许吧……


“海神的脸确实漂亮的不太像传统认知上的海神,但第一,我喜欢,第二,美在和谐,以变形术而言,一张美丽的面孔显然比长得随便的脸要求更高,”格林德沃的指间沿着海神的脸的轮廓划过,小心的保持将触未触的距离,动作轻柔如同爱抚,“你必须精心安排一切,额头的高低,脸颊的弧度,下巴的长短,五官的位置……这是魔法,更是艺术。”


邓布利多简直看不下去了。


而年纪大一些的学生们显然也感觉到了不对。


[我承认这件作品很完美,但是你们不觉得……]


[觉得!主播今天的表现有点怪啊!]


[有没有变过雕塑的人啊?你们对待自己的作品也是这个态度?]


[我觉得倒是挺像我爷爷对我奶奶的画像……]


[太让人受不了了,我的老鼠都看不下去跑了好么!]


[主播这个船卖不卖?我愿意出三个月的零花钱!]


一个明显状况外的发言,而且上来就亮出价格底线显然是未成年人作风,众人顿时默契的停止了尺度较高的刷屏话题。格林德沃露出狡黠的笑容:“三个月的零花钱,听起来不是很多啊。”


邓布利多举起魔杖,他当然不能允许大魔王欺骗可爱的小孩子的零花钱。


【不要买,这是个糖雕,天热了会融化。】


[糖雕?用糖做的?]


【是的,除了炫富和炫技之外毫无用处,就算是炫富也是几百年前的事了。】


格林德沃大笑着鼓掌:“确实!这只是一堆白糖而已,如果你们喜欢,厨房里想要多少有多少——当然变形术拿不到O的免谈。”他残忍的加了一句。


然而小孩子的愿望是很难阻止的。


[是甜食就更好了,我可以送给校长,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邓布利多擦了擦眼睛,这可真是个小甜心,可惜他不知道小家伙是谁。


格林德沃看起来没有刚才那么开心了,他一挥手,糖船没有了,桌上只剩下白花花的一堆蔗糖:“如果你想用这个……取悦什么人的话,我觉得尼可·勒梅更加合适,大约在15世纪左右受麻瓜上层社会的影响,少数巫师家族也开始用大型糖雕,目的无外乎炫耀财富和权力,因为当时在欧洲蔗糖是奢侈品,唯有非常富裕的家庭才能使用,巫师也不例外。勒梅曾生活在那个时代,他看见糖雕大概会很怀念吧。”


[糖是奢侈品?我没听错吧?]


[我天天吃掉一大堆甜食,竟然是在享受百万富翁待遇?]


[主播你认真的?]


格林德沃嗤笑:“梅林在上,18世纪前大多数英国人的食谱上没有甜食这一项,你们以为是为什么?事实上,对糖的追求对整个世界的发展产生了极大影响,包括麻瓜和巫师。麻瓜开辟新航路动机之一就是对香料的渴求,而蔗糖在16世纪前被认为是香料的一种。没有麻瓜对香料贸易的执着,今天我们可能还与美洲魔法界隔绝。同样的,如果没有这个——”他挥了挥手,那只糖雕帆船又出现了:“三桅帆船,又有多少巫师能跨越大洋到达新大陆?”


邓布利多感到话题在滑向危险的方向,他奇怪的是德国魔法部居然现在还没有掐信号?


【这船到底卖不卖?】


“我早就说……”格林德沃忽然意识到发出这句话的人是谁,猛地闭上了嘴,他那惊愕的表情甚至让邓布利多笑了出来。


【糖雕的原料确实不稀罕,但从变形术的角度而言,成品值得称道。】


格林德沃露出警惕的表情。


【不过我觉得更值得称道的是,一代黑巫师终于把才能用到了正道上,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终于愿意投身于巫师届最为伟大和壮丽的事业……】


“闭嘴!”


【魔研和教育中。】


[我没看错吧柠檬雪宝在夸大魔王变身巫师灵魂工程师吗?]


[这么多年过去了是什么意思?他们果然是老相识?]


[旧情人吗?]


[我擦难道海神就是照着柠檬雪宝的脸变的?]


[到底有没有人能查到柠檬雪宝……]


格林德沃再一次果断的掐了直播。

霖叶君:

突然想到了tkr太太的一个本子……╮(╯▽╰)╭

霖叶君:

这无奈而又宠溺的表情╮(╯▽╰)╭

霖叶君:

老爹:客人,老板又要拜托你送回去了。
土方:额,没事,反正他是我……我、我们顺路……
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