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不出名字啊啊啊哎

gg的糟糕直播2

瀚海银沙:

我已经不知道我在写啥了,就这样吧……




邓布利多发现格林德沃有毒。


证据就是他又点开了大魔王的《糟糕魔法史》直播。


“中午好,各位,今天你们又没有好好上魔法史课吧。”


邓布利多提醒自己一定要记得写信给德国魔法部控制格林德沃的减龄剂供给。


“今天这堂课要用到些道具,所以……”


格林德沃挥了挥手,桌上出现一只做工极其精美的三桅帆船雕塑,即便在纽蒙迦德昏暗的光线下,雪白的船体也仿佛发出晶莹的光彩。船头的海神雕像右手高举三叉戟,长发飞扬,身后桅杆上风帆张满,旗帜飘扬,给人栩栩如生的乘风破浪之感。


[好漂亮!我也想要!]


[这是哪儿买的?]


[我在对角巷买的完全比不上这个啊!]


只有邓布利多第一眼注意到了海神的脸,顿时发自内心深处的涌起立刻去纽蒙迦德暴打格林德沃一顿的欲望——尤其是格林德沃正笑的得意洋洋,似乎他知道邓布利多正在看他的直播一样。


“是的,我知道。”


什么?


邓布利多吓了一跳,回过神才发现格林德沃带着懒洋洋的微笑注视着镜面,在和观众们互动——也许吧……


“海神的脸确实漂亮的不太像传统认知上的海神,但第一,我喜欢,第二,美在和谐,以变形术而言,一张美丽的面孔显然比长得随便的脸要求更高,”格林德沃的指间沿着海神的脸的轮廓划过,小心的保持将触未触的距离,动作轻柔如同爱抚,“你必须精心安排一切,额头的高低,脸颊的弧度,下巴的长短,五官的位置……这是魔法,更是艺术。”


邓布利多简直看不下去了。


而年纪大一些的学生们显然也感觉到了不对。


[我承认这件作品很完美,但是你们不觉得……]


[觉得!主播今天的表现有点怪啊!]


[有没有变过雕塑的人啊?你们对待自己的作品也是这个态度?]


[我觉得倒是挺像我爷爷对我奶奶的画像……]


[太让人受不了了,我的老鼠都看不下去跑了好么!]


[主播这个船卖不卖?我愿意出三个月的零花钱!]


一个明显状况外的发言,而且上来就亮出价格底线显然是未成年人作风,众人顿时默契的停止了尺度较高的刷屏话题。格林德沃露出狡黠的笑容:“三个月的零花钱,听起来不是很多啊。”


邓布利多举起魔杖,他当然不能允许大魔王欺骗可爱的小孩子的零花钱。


【不要买,这是个糖雕,天热了会融化。】


[糖雕?用糖做的?]


【是的,除了炫富和炫技之外毫无用处,就算是炫富也是几百年前的事了。】


格林德沃大笑着鼓掌:“确实!这只是一堆白糖而已,如果你们喜欢,厨房里想要多少有多少——当然变形术拿不到O的免谈。”他残忍的加了一句。


然而小孩子的愿望是很难阻止的。


[是甜食就更好了,我可以送给校长,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邓布利多擦了擦眼睛,这可真是个小甜心,可惜他不知道小家伙是谁。


格林德沃看起来没有刚才那么开心了,他一挥手,糖船没有了,桌上只剩下白花花的一堆蔗糖:“如果你想用这个……取悦什么人的话,我觉得尼可·勒梅更加合适,大约在15世纪左右受麻瓜上层社会的影响,少数巫师家族也开始用大型糖雕,目的无外乎炫耀财富和权力,因为当时在欧洲蔗糖是奢侈品,唯有非常富裕的家庭才能使用,巫师也不例外。勒梅曾生活在那个时代,他看见糖雕大概会很怀念吧。”


[糖是奢侈品?我没听错吧?]


[我天天吃掉一大堆甜食,竟然是在享受百万富翁待遇?]


[主播你认真的?]


格林德沃嗤笑:“梅林在上,18世纪前大多数英国人的食谱上没有甜食这一项,你们以为是为什么?事实上,对糖的追求对整个世界的发展产生了极大影响,包括麻瓜和巫师。麻瓜开辟新航路动机之一就是对香料的渴求,而蔗糖在16世纪前被认为是香料的一种。没有麻瓜对香料贸易的执着,今天我们可能还与美洲魔法界隔绝。同样的,如果没有这个——”他挥了挥手,那只糖雕帆船又出现了:“三桅帆船,又有多少巫师能跨越大洋到达新大陆?”


邓布利多感到话题在滑向危险的方向,他奇怪的是德国魔法部居然现在还没有掐信号?


【这船到底卖不卖?】


“我早就说……”格林德沃忽然意识到发出这句话的人是谁,猛地闭上了嘴,他那惊愕的表情甚至让邓布利多笑了出来。


【糖雕的原料确实不稀罕,但从变形术的角度而言,成品值得称道。】


格林德沃露出警惕的表情。


【不过我觉得更值得称道的是,一代黑巫师终于把才能用到了正道上,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终于愿意投身于巫师届最为伟大和壮丽的事业……】


“闭嘴!”


【魔研和教育中。】


[我没看错吧柠檬雪宝在夸大魔王变身巫师灵魂工程师吗?]


[这么多年过去了是什么意思?他们果然是老相识?]


[旧情人吗?]


[我擦难道海神就是照着柠檬雪宝的脸变的?]


[到底有没有人能查到柠檬雪宝……]


格林德沃再一次果断的掐了直播。

霖叶君:

突然想到了tkr太太的一个本子……╮(╯▽╰)╭

霖叶君:

这无奈而又宠溺的表情╮(╯▽╰)╭

霖叶君:

老爹:客人,老板又要拜托你送回去了。
土方:额,没事,反正他是我……我、我们顺路……
银时:……